当前位置:姚靳门户网站 > 教育 > 从大学巨擘到群雄逐鹿,南开大学的百年创业史

从大学巨擘到群雄逐鹿,南开大学的百年创业史

2019-10-23 18:26:09 热度:2786

南开大学起源于阎家学,张伯苓在经历了“国旗三变”的巨大耻辱后,于1898年在阿哈瓦任教。它是在抗日战争十周年之际成立的,是在“争取海外主权”引发的五四大潮中开放的。

南开大学自成立以来,不仅培养了以周恩来、陈省身、吴大猷和曹禺为代表的一大批优秀人才。它也形成了南开在中国高等教育史上独特的道路、品格和精神。

1898年,张伯苓在一艘军舰上受训,亲眼目睹了外国列强对中国的瓜分,以及中国国旗在两天内在阿哈瓦的更换。他受到极大的刺激,成为一个国家的野心,为自己的耻辱报仇,教育自己的才能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他后来回忆道:“如果一个人不努力增强自己,他就会努力生存下去。增强自我的方法在于教育。新教育的建立,新人才的培养,以及凌志伟毕生致力于通过教育拯救国家,都始于此时。”

同年,在许子正的推荐下,张伯苓结识了热衷于教育、倡导新学习的翰林颜秀,并受聘在颜氏家校任教。乍一看,他们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严修的旧学博大精深,出身进士。他是天津著名的严翰林。然而,张伯苓海军学院毕业生的身份在当时社会上并不被认为是正确的。

燕和张的合作能力与他们应用世界的雄心密不可分。一个是中国最后一代士大夫中的开明人士,另一个是中国第一批接受新教育的知识分子。他们的合作在时代的巨变中具有独特的象征意义。

1904年,时任直隶校长严修和张伯苓一起去日本考察教育。经过调查,这两个“相信拯救中国,我们必须从教育入手,而中学位于小学和大学之间,为了培养拯救干部的重要阶段,我们决定先成立中学”。

回国后,严修将家庭私立学校改为公立学校,1907年更名为南开中学,1912年更名为南开学校。它的教育目标是培养救国强国的人才。在此基础上,1919年秋,经过多年准备,本科系正式成立。

严秀和张伯苓

(前排:严秀在中间,张伯苓在右边,孙文子在左边)

这样,两位创始人在爱国主义和救国的指导下,团结起来,致力于教育救国事业。作为教育创新的先行者,严修和张伯苓的活动为南开大学的成立奠定了基础,也引领了时代潮流的转变。

南开大学诞生于新文化运动,诞生于五四时期。在北洋军阀的黑暗统治下,教育没有受到重视。南开大学作为一所私立大学,在其成立的最初几年是最困难的时期。它非常缺乏办学资金,条件也相对落后。

1919年学校开学时,南开大学只有一栋两层楼,楼上有办公室,楼下有餐厅。就教师人数而言,只有96名学生,如周恩来和马军,文学、科学和商业三个学科只有17名教师。在此期间,学校资金短缺,张伯苓校长多次南下筹集资金。

然而,即使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南开大学还是北方第一所建立男女同校制度的私立大学。你知道,在五四时期,思想界对男女是否应该上同一所学校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四川国家公报》也发布了一份文件,指出男性和女性“可以坐在同一张长椅上,但可以睡在不同的床上”。男女同校显然是圣子皇后的殿堂”。

1922年,学校在八里台附近租了400多亩土地,用来建造教学楼、学生宿舍和教师宿舍。从那以后,学校接受了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的捐赠,并开始建造一座科学博物馆,后来被称为“思远厅”。

科学楼(也称为思源堂)

1923年8月,这所学校正式迁至巴厘岛的新地点。除了文学、科学、商业和采矿这四门学科之外,学校还增加了预备课程。学校的发展开始形成。

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南开大学在各个方面都取得了巨大的进步,成为著名的私立大学,甚至超过了北京大学等一批国立大学。办学方向也开始改变,逐渐从照搬外国教育转向适合国情的轨道。基本形成南开大学的学风和校风。

起初,南开的学术体制和教学沿袭了美国的体制和教学,这种体制和教学有很大的弊端,导致了“循环教育”的出现。1928年春,学校制定了《南开大学发展规划》,明确提出了学校未来发展的“土特产”基本政策。“土特产国有化”政策的提出是南开大学教育思想的重大进步,也是南开大学发展到新阶段的标志。

1927年9月,南开成立了社会经济研究委员会(后更名为经济研究所)。经济研究所发表了许多有价值的研究报告,并开始成批招聘和培训研究生。到20世纪30年代,南开大学的文学、科学、商业和经济学科有了长足的发展,经济学科成为当时的主导学科。

抗日战争爆发前夕,南开大学在3所文学、科学和商业学院设有13个系和2个研究所。它拥有429名学生和110多名教职员工,成为当时中国著名的高等学府。人们甚至有句俗语说天津有三宝:李咏、南开和大公报。

1925年,北洋政府教育部在视察南开后表示:“就中国的公立和私立学校而言,它们是统一的,可以排名第一。”1930年,国民政府教育部称南开大学为“杰出的私立学校”。陶行知先生在1934年也指出:“哪所学校最好?推动南开成为一个巨人。”

南开的发展势头随着日本入侵中国而被摧毁。1937年7月,天津沦陷后,南开大学遭到日军轰炸。南开大学,一所迅速崛起的私立学校,成为中国抗日战争爆发后第一所被烧焦的高等学府。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张伯苓没有绝望的精神,甚至说:“毁灭者是南开的物质,南开的精神会受挫,变得越来越激动。”

1937年9月10日,国家教育部颁布第16696号令:“长沙临时大学将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和中央研究院的教学设施基础上建立。”蒋梦麟、梅贻琦和张伯苓三所学校的校长担任学校常务委员会委员,负责学校的重大事务。南开大学文学、科学、商业和工程四个院系中,除化学系、化学研究所和电气工程系外,其他所有院系都与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合并,在长沙和南岳办学。

1938年4月,由于战争紧张,长沙临时大学被勒令迁往昆明,改名为国立西南联合大学(以下简称“西南联合大学”)。在第五学院的26个系中,南开的化学和商业系保留了原有的组织结构。外语、哲学、数学、化学、物理、政治、经济和电机系继续与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的附属系组成相应的大会系。

西南联合大学把南开的教育提高到了一个新的水平。它已经从一所只有400到500名学生和100多名教师的私立大学合并成一所有三所学校的大型大学。大会只有300至400名教师,其中一半以上是教授,大学的学生人数通常为2 500至3 000人。联合国大会坚持“通识教育”的理念,每年开设300多门课程,是战前南开所有课程的3-4倍。此外,课程和学科的类型比南开更完整,反映了学科的前沿水平。

南开大学西南联合大学的一些人员拍了照片。

南开校园的“三座纪念碑”还写道:“三所学校历史不同,学习风格不同,八年密切合作,不害同,不害同,五色和谐,相辅相成,八音合奏,最终和平与安宁。这是第二座纪念碑。”

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碑文

在那风雨飘摇的岁月里,南开、清华和北京大学的师生真诚团结,渡过了难关,在中国教育史上留下了辉煌的遗产。

1946年4月,国家政府下令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南开大学恢复原有的学校。5月4日,西南联合大学正式结束。10月17日,南开大学在天津八里台原址举行了开学典礼。这时,南开已经变成了一所国立学校。与抗战前相比,学校规模有了很大的发展。四所艺术、科学、工程和商业学院共有16个系,学生超过1200人。

新中国成立后,南开大学的发展翻开了新的一页。

毛泽东在1950年写下了南开大学的名字

1952年,全国各地的大学对其系进行了重大重组。天津大学原数学系和物理系以及天津大学原贸易、会计和工商管理系合并到南开大学,而南开大学原化学工程系则转出合并到其他大学。调整后,南开大学确定为综合性大学,共有14个系、18个专业和3个专业,学生1634人,教师277人,员工273人。1960年,南开大学被指定为国家重点大学。

后来,随着学校内部各高校的竞争,南开大学的发展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南开人民本着“越困难,越开放”的精神顽强前进。改革开放以来,天津外贸学院和中国旅游管理学院相继并入南开大学,学校在国家“211工程”和“985工程”重点建设下发展成为综合性研究型大学。

进入21世纪,南开大学牢牢把握高等教育内涵发展的历史机遇,优化结构,改善条件,调整布局。新校区于2015年9月建成并投入使用后,八里台校区、津南校区、泰达学院“一校三区”的办学格局已经形成。2017年9月,它被选为中国42所世界级大学之一和36所甲级大学之一。

回顾南开大学100年的创业历史,在内外部困境的起伏中,南开大学教育救国、教育强国的理念始终未变,它的命运始终与国家的命运息息相关。

本文是南开大学历史笔记、南开大学官方网站资料、科学时报西南联合大学、南开大学等综合汇编。